网站首页 少女萝莉 丝袜长腿 卡通动画 熟女人妻 颜射系列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无码专区 中文无码 直播专区 无码中文 中字专区 成人抖音 中文无码 巨乳无码 制服无码 熟女无码 乱伦无码 人兽无码 香蕉直播 在线自慰 萝莉御姐 少女破处 av女优 电车痴汉
首页- 明星偶像- 丝巾主播 张雅婷

丝巾主播 张雅婷

有的时候,理性真的很重要,但却往往在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早已经为时已晚了,早已经深陷在感性的情绪之中,而无法自拔了,就算是旁边有人不断地提醒或是拉拔,都完全没有用,因为人就是这样,在感性掌控一切的时候,越是受到阻挠,越是奋勇直前,就算明知道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仍旧是如那飞蛾扑火一般地义无反顾,坚信着自己的那一份被他人认定为愚蠢的执着,是化作凤凰的浪漫。

总是一个人的深夜,总是希望不要是一个人的深夜,总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的深夜,但始终是一个人的深夜。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浓浓的药味充斥在身体的周遭,已经浓到早已经闻不太出来了,已经将自己融入在其中了。
床边的灯突然打开,儘管只是一盏微弱的昏黄色灯光,也足以让床上的人瞇起眼睛,「该换药了!」的声音传过来,床上的人花了大概十秒钟才适应了那昏黄色的灯光,然后将盖在身上的棉被给掀开,再将身上的袍子给掀开,32C 23 33的曼妙身材在昏黄的灯光中显露出来,然而就在那应该是完美无瑕的胴体上,却有着令人惊诧的鲜红色伤痕,有细细一条像是被抽过一样的痕迹、也有粗粗一条像是被綑绑勒紧的痕迹、也有清晰的手印拍打过的痕迹、还有一块瘀红不知道怎幺来的痕迹,伤痕累累的胴体让人不忍直视。
然后站在床尾的人却像是没心没肺没血没泪的冷血动物一样,只是冷冷淡淡地看向女子身上的伤痕,女子将本来平放的双脚曲了起来,然后将双脚向两旁再稍微打开点,就像是生小孩一样的姿势,将被刮成了如白玉一样、没有阴毛的白玉穴裸露了出来,然而应该是洁白如雪一样的白玉穴,却是通红的像是倒过来的草莓一样,而且稍微一点外翻的阴唇,更是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草莓一样。

床尾的人从旁边的推车中拿了一罐药膏,将盖子打开,刺鼻的药味掩盖了原本就有的药味,他用食指和中指抹起两指的药,然后将药膏放在推车上,两根手指头慢慢的靠近女子的白玉穴,就在药膏与白玉穴的触碰的一瞬间,躺在床上的女子双手用力握住拳头,这是经过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永远都不会习惯的阵痛灼热感,随着药膏在白玉穴上被抹开,女子的腰不由自主地扭动了起来,双手也用力地抓住了床垫的两边,本来打开的双脚也颤抖着想要往内夹。
床尾的人的手终于从女子的白玉穴上移开,床尾的人看了留着豆大的汗珠、喘着偌大的气息的女子一眼,然后转身把手在推车上的水盆中洗乾净,接着又拿起一条药膏,来到女子的左边,将药膏挤出一坨在手心上,双手将药膏搓开,均匀在双手上,跟女子对视了一眼,问:「需要棍子吗?」
「不用了,我撑得住」女子说。
话也不过刚说完,涂满了药膏的双手便放上了女子身上的伤痕上,剧痛如千刀万剐上身、烧灼如烈火焚身一样的刺激如一个弹指的时间全部袭击至女子的神经、脑门,女子的腰整个挺了上来,下巴用力地向上挺,紧咬着双唇不让声音叫出来,而且还得控制自己的身体不会因为疼痛而扭动。
手终于离开了女子的身体,床边的人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膀,然后走回到床尾,将手再一次洗净,最后拿了一颗药丸给几乎可以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从床上坐起身,接过药丸后,丢进嘴中,喝了一口水,身上的痛楚瞬间消了一大半,女子对着床尾的人说:「谢谢你」

床尾的人只是看了女子一眼便推着推车离开,女子则是躺了下来,身上的痛虽然少了一大半,但还是痛的让女子无法顺利闭上眼,过了不知道多久,女子感觉床边好像坐了一个人,女子翻过身看:「你为什幺在这里?」
「来看你」男子坐在椅子上,说。
「盈秀呢?」女子问。
「在忙」
「你为什幺要放他出去?」女子又问。
「我不知道」男子摇头。
「你为什幺要辜负他?」女子再问。
「我不清楚」男子又摇头。
「你为什幺还要追着我?」女子看向男子,问。
「就像你为什幺要追着他一样」男子看着女子的双眼,回答。
「我不想跟你这样子讲话,我宁可不跟你讲话」
「那我就在这里陪你」
「我要你出去」
「那我就会在外面等你出来」
「我不喜欢你这样」
「我也不喜欢你这样」
「当时我们放弃彼此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归你管了」
「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时的我」女子的眼眶泛起了一点红。
「我无所谓」
「但我很在意,我已经不是那个我,不是那个值得你这样的我!壮壮,你懂吗?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张雅婷!」女子,张雅婷,眼泪从眼眶中流出。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们说话不要这幺吵!这里不是给你们说话的地方!」
壮壮转过身,是隔壁床的一个女明星,壮壮淡淡地说:「你好好睡,不然你以后就不用来了」
女明星看了壮壮一眼,壮壮将脖子上挂着的牌子拿起来给女明星看,女明星一看立马就怂了,赶紧躺下来,拉起布帘。
「你不应该这样子的」张雅婷说。
「为了你,什幺都是应该的」壮壮回。
「你会这样子跟盈秀说吗?或是依洁?」张雅婷问。
「不会」
张雅婷看向壮壮,然后说:「你要是想在这里坐我不理你,反正你不要吵到我就好」
说完,张雅婷转过身,拉起棉被,背对了壮壮,壮壮双手抱胸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张雅婷的背影,静静地将自己的气息也融入到黑暗之中。
然而儘管背对了壮壮,说要休息了,但张雅婷其实根本就没有睡,没有休息,而是沈默地回忆着自己的快乐、美好、悲伤以及痛苦。
绝对没有一个正常的女人会愿意为了讨好一个男人而做出那些事情,而且就算真的做了,也不见得真的能成功的讨好,只是机会性比较大一点而已,但张雅婷就是那个不正常的女人,也许应该说是自己被弄成了不正常,因为这一份的不正常,自己才落得了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不能没有那个不正常的生活,但又渴望着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张雅婷乞求着上天突然显现神蹟的让自己从那不正常中逃脱,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不仅没有逃脱,反而因为回想着,白玉穴竟然又流出了汁液。

「喔喔喔呵呵呵爽死爽死了啊啊……老公老公痾痾痾……再来再来大力一点……痾痾哼哼不要停不要停啊……嗯嗯嗯嗯……再来再来……」
只说在房间中,一名短头髮,娇小的身躯却有着姣好的身材,33C的美乳在后背位下,垂晃的是如涛涛海浪一样,25吋的腰被一双大手紧紧抓住了,33吋的屁股被猛烈的冲撞着,女子的淫叫声更是惊天动地,一根形状和角度都不太正常的畸形屌快速地进出女子的浪砲孔,畸形屌抽插的一下又一下,让女子疯狂的大叫着,撑在床上的双手紧紧压着床垫,要好好撑住才能承受住来自后面那又快又大力的冲撞。
「甫哥哥……甫哥哥……妹子妹子要死了要死了……这样真的超爽超爽的……有够爽的啊啊喔……受不了受不了……感觉感觉又要高潮又要高潮了啊……智菡智菡妹子……啊啊啊」
女子,大砲主播陈智菡被她的老公,甫男从后面不断地冲撞着,而且甫男的手劲很强,陈智菡的腰不仅是被抓着,更像是被固定着,每一下被甫男的畸形屌冲撞进最深处的时候,陈智菡的浪砲孔就像是被一堆来自不同方向的通砲管冲撞一样,让浪砲孔一下那边凸起一下那边又鼓起,陈智菡被种无法锁定的惊喜快感冲撞地又爽又高潮。
陈智菡的脸突然向上抬起,又突然向下垂,与下巴削齐的头髮更是在这之中不停狂乱地飞舞着,陈智菡的右边肩膀用力地向上耸起,身体逐渐因为高潮的快感和被抽插个半死的疲倦而出现了倾斜的状态,陈智菡的手掌抓起了床罩,而在后头的甫男则是将身体的重心整个往前压,让畸形屌更加深入地插进陈智菡的浪砲孔中,陈智菡发出一声大叫:「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去了啊……」后随之身体向前趴,让屁股整个更加翘起,陈智菡的左脸颊贴在床上,甫男更加用力的冲撞陈智菡,大概冲撞了有一百多下,陈智菡整个像是昏过去的一动也不动地双手趴平在床上,上半身也整个贴在床上,膝盖、小腿跟脚背都平放在床上,只有那屁股还翘着,任凭着中出完浪砲孔的畸形屌在屁股肉上甩打了几下,将剩余的精液甩留在上面。

甫男走出房间,将笔电打开,这时手机响了,甫男接起电话:「今晚ok吗?」
「非常非常的好!我们玩的超爽的!」电话那头传来兴奋的声音。
「那就好」甫男微笑着说。
「你真的把他训练的很好,完全按照我们想要的」
「你能满意,就是我的荣幸」
「钱我已经会进你的户头了,你有收到吗?」
「嗯嗯,我刚刚看到了」
「下次还能有机会吗?」
「当然,只要先跟我说,我就能帮你安排」
「太棒了!」
挂掉电话后,甫男点开了一个监视器的程式,甫男戴上耳罩式耳机,是一间房间的画面,画面中有三个男子,分别是一个秃子、胖子和一个矮个子,他们三个站在床边,而在他们三个人围成的圈中间跪着一名绑着马尾、跟三名男子一样什幺都没有穿的女人,双手被用特殊的SM器材给反拘束在身后,女人,张雅婷,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抬起头看向三名男子,只见三名男子分别挺着他们的阴茎、阳具、肉棍,对着张雅婷带着一点古典味的脸蛋又是戳又是抚弄又是拍打。
胖子首先按住了张雅婷的头,张雅婷自动地将嘴巴张开,胖子将阳具塞进张雅婷的嘴巴中,张雅婷发出了一声「呜呼……」声,胖子双手按着张雅婷的头,大力地摆动着腰,就像是把张雅婷的嘴巴当作张雅婷的白玉穴一样的抽插着;矮个子则是蹲下身地双手捏、抓、拽、弹、挤样样都针对张雅婷一对C奶,在这之前早已经被迫服下大量且毫无稀释过的「爱情转移」的张雅婷,被矮个子这样弄根本就是如被轰雷打中一样,全身又酥又麻又痛又痒;本来就比较偏向在张雅婷后面的秃子则是先用右手掐住了张雅婷的脖子,让本来就因为被口交而无法正常呼吸的张雅婷更加难以呼吸,同时秃子也用膝盖顶着张雅婷的背,再用左手使劲地拍、打、捶、揍张雅婷的翘臀,比起矮个子更加剧烈地刺激让张雅婷频频翻白眼,口水也不停地从嘴角流出来。

胖子的阳具突然一个深顶,几乎要顶入了张雅婷的喉咙,而矮个子的双手也陡然一个用力一抓,可以说差点就把张雅婷的C奶给抓坏了,在后面的秃子则是忽然猛力且连续地揍打张雅婷的丰臀且右手也紧紧掐住张雅婷的脖子,张雅婷全身颤抖,不知道是爽到还是痛苦到濒临死亡一样,张雅婷也含不住了胖子的阳具,C奶也随着弓起的背和向前移的丰臀而奋力挺起,接着三男又在一瞬之间全部鬆开,张雅婷就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柱的幼苗一样,瞬间向前扑倒在地,喘着气,因双手被反拘束在后面的张雅婷整个人向前扑倒,只翘着那红通通的翘臀。
矮个子走到张雅婷后面,看见那红通通的翘臀,矮个子兽性大发,稍微弯下身抓起张雅婷的手,让张雅婷的手被抬起来,像是给矮个子一个支撑的点,然后矮个子便是抬起了右脚,对着张雅婷的翘臀一阵踩踏,更加剧烈的痛楚让张雅婷叫出声:「阿阿喔恩恩哼哼……好痛好痛啊啊痾痾……痛死痛死了啊啊痾痾痾……不要不要不要这样……痾痾痾痾不行了啊啊啊……痛死了啊啊啊……」
在矮个子一阵踩踏后,张雅婷的翘臀更加的通红,这时胖子也抓起了张雅婷的头髮,让张雅婷的身体抬起来,胖子另外一支手则是拿着刚刚脱下来的皮带,「啪!啪!啪!啪!」地连续鞭打张雅婷的身体,如今的张雅婷的雪白的胴体上布满了鲜红的痕迹,且还因为角度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粗细,但没有经过任何一点西式的「爱情转移」却让此时的张雅婷不仅痛到想死,还爽到快要升天,白玉穴不停的露出的水来,而且要是被鞭打的比较大力的时候,还会再被鞭打后的零点五秒内,一边承受着疼痛的烧灼感一边高潮的潮吹出水来。
「还真的是个贱货啊!萤幕上这幺典雅的主播,竟然这幺享受被鞭打,还高潮成这样子,潮吹出这幺多水,都快要变成湖了!张雅婷,你就这幺想被我们干啊?」秃子走到张雅婷面前,拿着一条丝巾,还双手用力的向两旁拉震了下丝巾,张雅婷看着眼前震动的丝巾,心头一阵紧,白玉穴内的穴壁也突然之间紧缩,身体一个抖动,眼神中透露着又害怕又兴奋的光芒,秃子将丝巾缓缓地繫上了张雅婷的脖子。

就宛如一种仪式一样,当秃子来到张雅婷身后,将丝巾围上了张雅婷的脖子的时候,张雅婷的整个人就又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回头看向秃子,眼神中似乎有一种望眼欲穿想要被干的眼神,秃子也不做他想,将阴茎用力地插进张雅婷那号称「九曲十八拐」的白玉穴中,阴茎一插进去,就像是进入了壅挤的人群中一样,寸步难移但又被迫往前移动,秃子抖动了一下,然后抓着张雅婷的马尾,大喝一声地用力强行突破张雅婷的白玉穴,这一强行突破,让张雅婷爽的是噫噫啊啊地淫叫出声,而对秃子来说,阴茎剩下能忍耐的精力也瞬间流失了大半,更别提到了深处后,被白玉穴紧紧吸住后那几乎可以说是连半条命都不剩了。
「喔喔呜呜哼哼……好爽好爽痾痾痾……不要停不要停痾痾痾……要死掉要死掉了……这个大力……雅婷雅婷要疯掉了啊啊啊……」
秃子连续抽插了张雅婷大概上百下后,越来越忍不住兽性,用力将张雅婷的马尾往后拉,张雅婷整个人抬了起来,一对C奶随着猛烈的抽插而剧烈晃动着,张雅婷的淫叫声也变的更大、更不受控制,白玉穴的蠕动也越来越猛烈,才又让秃子抽插不到五十下就把秃子的精液给榨了出来,然而张雅婷的白玉穴随后便马上被胖子的阳具给补上,胖子从下面向上顶撞张雅婷的白玉穴,张雅婷的下巴高高抬起,眼睛整个翻白,就像是被顶上天一样,胖子还凭藉着自己的大肚子来支撑和碰撞张雅婷的翘臀,使着张雅婷不仅白玉穴受刺激,就连屁股也倍感刺激,内外交攻下,张雅婷也不由自主地配合起胖子的顶撞来前后摇动身体,这让原本就因为受到「爱情转移」的药性而处于极限高潮状态下变成蠕动力超强的白玉穴穴壁给予胖子的阳具的刺激更多更猛烈,胖子顶撞了大概不到一百下就受不了,一下高高顶飞张雅婷,张雅婷潮吹出一阵瀑布的同时,胖子的阳具也喷出一道精液喷泉,而张雅婷的浪叫声就像是广场上孩子们的歌声一样,如此的美妙悦耳:「呵呵呵喔喔高潮了啊啊痾痾痾……痾痾痾痾去了去了痾痾痾痾爽死我了啊……爽翻天了啊喔喔喔喔……还要还要更多的啊……」
张雅婷的双脚呈现一个马蹄形,潮吹的瀑布还再持续着,身体的痉挛更是让张雅婷像是发了癫痫症一样,而这时矮个子来到张雅婷前,矮个子比身高167公分的张雅婷还要矮,但却有着相当大的雄心,矮个子将张雅婷的上半身强押上床,接着抓着张雅婷脖子的丝巾,像是骑马一样的抓住缰绳,肉棍猛一个灌入张雅婷的白玉穴中,此时的白玉穴内的「九曲十八拐」随着剧烈的蠕动可以说是到了一个极为複杂的程度,肉棍虽说是灌入,但也几乎是披荆斩棘地才深入到白玉穴的中段,矮个子抓着张雅婷的丝巾,喘着气,心忖着张雅婷竟然有一个这幺难搞的白玉穴内壁,然而兽慾让矮个子不顾一切地要灌操张雅婷,另外一支手还拍打着张雅婷的屁股,让张雅婷一边享受着灌操的快感,一边享受着被拍打的乐趣,张雅婷不停的淫叫着,而且因为被抓住丝巾的关係,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淩辱快感,使得张雅婷白玉穴蠕动的更是激烈,矮个子猛灌狠操了百余下后,就被张雅婷的白玉穴给吸出了一堆的精液。

「看起来是应该好好奖励奖励他了!」甫男看着萤幕,打着手枪,说。
看着萤幕中的那鹹湿的画面,本来就还没完全软下来的畸形屌,又再一次整根硬挺了起来,甫男喃喃自语地说:「该怎幺好好奖励他呢?在摄影棚里面直接干爆他吗?还是在砲房里好好干她个三砲?还是让他在办公室里好好高潮一番?还是在厕所里面当肉便器?嘿嘿嘿,似乎应该可以顺边好好招待招待一下老朋友,让老朋友知道一下中天的风气!这样一来我或许会更有机会可以好好的升上去啊!到时候就可以有更多的妹让我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大概是这些淫邪的念头,让甫男的畸形屌更加的肿胀,甫男受不了了,关上笔电,丢下耳罩式耳机,回到房间,看见还翘着屁故的陈智菡,甫男爬了上去,双手按住陈智菡的屁股,以半蹲的姿势再次将畸形屌干进陈智菡了浪砲孔中:「老婆!你老公要来干死你了喔!」

接近晨曦的时候,张雅婷从床上坐了起来,在一旁的壮壮也睁开了眼睛,张雅婷看了壮壮一眼,掀开棉被下床,壮壮站起身,张雅婷穿上了事先準备好的衣服,壮壮上前,却被张雅婷轻轻地推开,张雅婷转头看向壮壮,小声地说:「不行」
壮壮跟在张雅婷后面,出了诊疗室后,才发现原来这是在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住家大楼,不过比较令人在意的是在这样的大楼竟然配有两个警卫,但说实在的,一般人应该是不会太过在意的,一台黑头车早已经停在了门口,张雅婷看向壮壮,壮壮点点头:「至少让我做这件事」
「就到这里就好」张雅婷说。
壮壮点点头,张雅婷打开车,上车前又多看了壮壮一眼,关上门后,车子开走了,剩下壮壮一个人站在门口,一股凉风吹过来,壮壮的头髮被吹动,壮壮转过身,走到警卫前,拿了两千块:「以后再麻烦两位通知了」
「没有问题,举手之劳而已」其中一名警卫收下两千块后,说。

来到中天的大楼后,张雅婷直接走到更衣间,这时候的更衣间空蕩蕩,就连服装师都还不在,只有昨天就已经被选好,挂在衣架上的播报服,张雅婷拿起衣架,走进更衣室,将衣服脱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明显的经过擦药和休息后,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去了一大半,但还是稍微能看见一点红红的样子,张雅婷穿着一套霓粉橘色的蕾丝内衣,内衣经过特殊的设计,两边的剪裁让张雅婷的32C美胸视觉上更加的坚挺,同样颜色的低腰款丁字裤,更是让张雅婷的身材看上去姣好极了。
穿上淡黄色的U领棉质洋装,棉质的贴身让张雅婷的美胸形状突出,不过毕竟是新闻主播,还是在外头加上了一件稍微深色一点的西装外套来让整体造型变得多了一分的专业度,但在黄油油的西装外套上,也因为袖口故意用桃红色来做撞色的设计,让整体的颜色效果更有春天的感觉,基本上每一位比较有名的新闻主播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特色,像是女神主播吴宇舒,就是很偏重在下半身的展示,露腿是基本,让浑圆的蜜桃臀在裙子的线条中显现出来更是吴宇舒的强项,而像才气主播刘盈秀,虽然衣服的变化花样不多,但却是相当着重在材质的选择以及剪裁的设计上,32C 24 34的三围以及跟名模有得比的168公分的身高,让穿上正式的套装播报服后,不仅身材完没展现,一双修长的腿更是吸睛重点,而人称「丝巾主播」的张雅婷,顾名思义就是以丝巾为他最独特的特色,打上了丝巾后,加上张雅婷本身与身俱来有点古典冷艳的气质,让人完全不会有像是空姐或是服务生的错觉感,丝巾反而是缓和了张雅婷的冷豔气息,而且张雅婷的身材也是香当有水準,更是让人除了感觉到张雅婷的冷艳,同时也能感觉到张雅婷的女人味。
让髮型师跟彩妆师打扮好后,张雅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看着报纸,这时更衣间的门又被打开了,是穿着蓝色西装打着银色与棕色拉出的斜条纹领带的甫男,张雅婷转过头去看向甫男,甫男微笑:「早安」
「早……早……」张雅婷的语调中充满了紧张。

甫男坐了下来,髮型师帮甫男稍微抓了点造型,彩妆师也稍微上了点粉后就又到旁边休息了,这时张雅婷感觉浑身的燥热,坐立难安的程度更是令人无法想像,甫男侧过身,看向张雅婷,甫男知道自己光是这样坐在张雅婷旁边,就已经很足够让张雅婷如坐针毡,身体里会像是有千百万只蚂蚁在爬动一样。
张雅婷吞了一口口水,甫男将头凑了过去,小声地在张雅婷的耳边说:「你今天胸部很突出诶!」
光是听到甫男讲这句话,张雅婷就感觉有一股电流在身体中流窜,张雅婷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张雅婷斜眼看向甫男,擦上口红后变得更加有气色的嘴唇微微张开,甫男嘻嘻笑了下,然后将椅子挪近张雅婷的身边,然后又再一次低语:「而且感觉今天的胸部很大诶,是不是昨天被掐倒还没有消肿?」
甫男的话也不过刚说完,张雅婷身体中的电流就像是瞬间加强至十万伏特一样地炸裂,让张雅婷整个人差点就要忍不住,两边大腿用力地夹住,左手还放到了三角洲上,用力地向下压住,张雅婷轻轻地摇了摇头。
「雅婷,你怎幺了吗?」化妆师问。
「喔,没有,我没事」张雅婷转过身子,看向化妆师说。
化妆师点点头,再一次低下头滑手机,而张雅婷则是将身子转回来,但就在转回来的瞬间,左胸被戳到了,原来是甫男故意趁张雅婷转身回答化妆师的时候伸出手指然后等待张雅婷转回来的时候,直接戳张雅婷的美胸,而甫男这一戳,可以说是直接将张雅婷的淫慾给戳了出来,张雅婷的下巴瞬间抬高,要不是即时摀住嘴巴,张雅婷肯定会叫出声的,身体颤抖的程度就像是高潮一样。
「要是在这样下去,就要被关注了喔」甫男在张雅婷的耳边低语。
「哼……恩恩恩哼……」张雅婷轻声地呻吟,甫男的手故意抓住了张雅婷的左胸,还上下左右地弄晃,张雅婷的大腿夹得更紧,手也按的更大力了,嘴唇咬的更密实了。

甫男低头看了张雅婷按住三角洲的手一眼,像是突然想到了什幺一样,持续抓着张雅婷的左胸,然后另外一只手拿起手机,将镜头转换到自拍的画面,然后用成录影,张雅婷朦胧的眼看向甫男,甫男假装做出要自拍的动作,先是在张雅婷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接着低语:「来,自慰给我看」
张雅婷眼睛瞬间瞪大,轻声的问:「现在?」
「当然啰!你不是都已经有感觉了吗?不让你好好发洩一下,有损我这个好同事的形象啊」甫男回。
「可是」
张雅婷犹豫,甫男却突然一下用力抓奶,张雅婷又再一次差一点叫出声,张雅婷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了」
「乖,等下说不定我会干你喔!」甫男舔了下张雅婷的耳垂后,说。
张雅婷全身发抖,儘管理智上知道甫男这是在糟蹋自己,要自己做出这幺猥亵色情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事情,但身体里的慾望却不停地催使张雅婷赶快照办,而且听到甫男说要干他,张雅婷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白玉穴里面分泌出了不少的淫水。
张雅婷缓缓地将腿打开,从手机的萤幕上看见了霓粉橘色的丁字裤在大腿中间,张雅婷的手指慢慢地像是爬下去一样爬到了白玉穴上方,当手指轻轻碰上白玉穴上面阴蒂的瞬间,张雅婷除了体内的电流还有像是被抽打一样,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而且上背也整个用力向外挺,32C的美胸整个向上挺,张雅婷紧紧闭上双眼,牙齿几乎要把下嘴唇给咬出血来,张雅婷虽然知道自己在做羞耻的事情,但就是这份羞耻,让张雅婷更是停不下来,手指向下继续爬动到白玉穴的阴唇上,稍为外翻的阴唇因为没有阴毛的阻挡,更是容易受到刺激,当手指轻轻向下压的瞬间,彷彿有着两条巨鞭狠狠地前后分别抽打在张雅婷的身上一样,张雅婷一下子向后缩一下子又像前挺,张雅婷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力的垫高,脚跟都离开了高跟鞋。
大概是为了满足甫男,也大概是为了让甫男等下真的干他,张雅婷的手指仅管隔着丁字裤,但薄薄的一件丁字裤,根本阻挡不了任何刺激感,反而因为丁字裤的布料摩擦,让刺激感更高,张雅婷用手指轻轻的上下抚摩摩擦着阴蒂、阴唇以及阴唇中间的洞口,偶尔还会压下去,张雅婷的另外一只手蜷曲在下巴以及嘴唇之间,吐着娇气,美胸跟纤腰也是随着自慰的程度而不停的晃动着,甫男在一旁看的尽兴,时不时还会吹一吹张雅婷的耳朵、舔一舔张雅婷的脖子、捏一捏张雅婷的美胸、说一说张雅婷的羞耻:「真是个色情的女主播啊,就这幺想被我干,对着镜头疯自慰,后面还有一个彩妆师跟美髮师呢!张雅婷!你真的是我看过最淫蕩的女主播了,坐在你旁边都可以闻到你下体的味道呢!张雅婷!来啊,高潮给我看啊!你不高潮我绝对不会插你喔!」
「恩恩恩哼哼……噫噫噫噫呜呜恩恩哼哼……」张雅婷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甫男的话让张雅婷全身发抖,白玉穴忽然一阵紧缩,美胸用力挺出,甫男一发现张雅婷的高潮,立即用力捏住张雅婷的美胸、咬住张雅婷的脖子,张雅婷瞪大的眼睛,加倍的痛楚竟然在没有春药的作用下,也在羞耻感中得到最高级的昇华,白玉穴上的手瞬间湿了。

「晚点我会再叫你过来的!记住,不要自己在厕所手淫喔!我会知道的」甫男在高潮后喘着娇气的张雅婷耳边,说道。

而在另外一边,壮壮坐在7-11的窗户前,吃着刚加热过的三明治、喝着咖啡,这时超商的门打开时会出现的铃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店员的「欢迎光临!」
大概过了一分钟,一名男人坐到了壮壮的旁边位子上,壮壮喝了一口咖啡:「就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
「恩,我听说了,他当了製作人」男人,大大,说。
「这样让他爬得够高了吧?」壮壮问。
「不过这样他接触到的也不算多」大大说。
壮壮放下咖啡:「我记得丰有跟你说过了,这件事情要放慢速度」
「恩,他是跟我说过了」大大说。
这时店员端着咖啡跟御饭糰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等店员离开后,大大说:「这件事情必须做」
「我知道,中天这边有许多势力在暗中角力着,要顺利推动一些事情,必须要非常注意时间跟契机」
「恩,所以他在那边还没有展开手脚吗?」
「好像还没,不过听说已经拉拢了不少人,毕竟他的经验多,好像蛮多人都蛮相信他的」
大大看了壮壮一眼,然后拆开御饭糰:「你有动作了?」
「算是吧」壮壮淡淡地说。
「需要我帮忙吗?」大大问。
「就那件事你帮我就好」
「我会的,要是让他们联手起来,恐怕连你也有点危险」大大说。

播报完后,张雅婷看了甫男一眼,甫男并没有用眼神传达什幺指令或是说什幺话,就像是一般播报完后地走出摄影棚,张雅婷吐了一口气,但心中还是忐忑不安,一种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情绪让张雅婷心跳砰砰跳得厉害。
张雅婷出了摄影棚后,这时一名工读生跑来,张雅婷的心情瞬间高涨,但他还是维持了他一般在外面的孤高形象,淡淡地问:「请问有什幺事?」
「刚刚组长开完会后说要请您今天下午帮忙代两节」工读生说。
有一种瞬间从天堂坠入凡间的感觉在张雅婷的心中散开,张雅婷点点头,问:「哪两节?」
「一四和一五」工读生回答。
「好,我知道了」张雅婷点点头。
工读生眼睛转了转,张雅婷看了工读生一眼,问:「你还有什幺事情想说的吗?」
「那个……那个……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或是该跟谁说」工读生小声地说。
「说」张雅婷说。
工读生扭了扭手,说:「可以换个地方说吗?我怕」
「恩」
张雅婷向前走,打开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工读生进来后,张雅婷将门关上,转过身看向工读生:「什幺事情,就说吧」
「我……我……那个……昨天晚上……我看见……看见……」工读生还是吞吞吐吐地讲着。
张雅婷并没有催促工读生,工读生看了张雅婷一眼,然后说:「我看见安妮主播……昨天晚上在厕所……厕所里面……里面自残」
张雅婷眼睛瞪了起来:「你没有骗我?」
「恩」工读生点头,然后说:「在右手的手腕上,应该就是他平常戴手錶的那个位子」
张雅婷点点头:「我知道了」
「安妮主播,会不会有事情啊?他最近一直都怪怪的」工读生担心地问。
「我会去问问看,这件事不要再跟其他人说」张雅婷说。

回到办公室,张雅婷坐上了自己的位子后,拿起只吃了三分之一的早餐继续吃,这时候穿着昨晚深夜播报服的大智主播张若妤来到张雅婷的旁边,一件纯白的宽袖口薄纱上衣,在灯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头的小可爱背心,然后利用高腰的黑白花色短裙,让整体造型又淑女又带有一点韩风,而且儘管看起来不是那幺贴身的造型,却还是掩盖不了张若妤162公分高、32C 24 33秾纤合度的身材。

张若妤说:「雅婷姐,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张雅婷转头看向张若妤,点点头:「可以,不过你怎幺还在这里?昨天你不是」
「痾……昨天播完我在这边剪片,剪着剪着就睡着了,而且明天就要交稿,所以」张若妤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恩,那你要问我什幺?」张雅婷问。
「準确来说,我是想请你帮我看一下我这样的编辑可不可以」张若妤说。
张雅婷将身体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让张若妤将随身碟插进电脑中,张若妤点出档案后,张雅婷先是快速地扫过一次文稿后,又戴上耳机看了剪辑的影片,最后又相互对照。
拿下耳机,张若妤看向张雅婷,问:「雅婷姐,你觉得怎幺样?」
「还不错,不过如果是我,我会A段跟D段做对调」
「我也是在考虑这个,但一直拿不準到底要怎幺做」张若妤说。
「我可以帮忙看一下」
张雅婷转过头去,只见屌王双手抱胸的看着萤幕,屌王低下头:「我想我可以稍微用东森的角度来看,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张若妤看向张雅婷,张雅婷点点头,站起身让屌王坐,屌王看完后,说:「我觉得不用换,按照原本这个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穿着土黄色的上衣的大眼主播郭安妮也凑了过来,问:「发生什幺事情啊?这幺多人」

「喔呜,是我的稿子啦,现在不知道该不该调换段落」张若妤说。
郭安妮也重複了张雅婷跟屌王的动作后,说:「恩……我觉得A跟D换」
屌王笑了下:「果然我还没有融入这里」
然而不幸的事情总是一个眨眼就出现,卢秀芳一看见郭安妮,就严厉地说:「郭安妮!你在这边做什幺?你的稿子写完了吗?」
这下可好了,气氛瞬间变了,尤其是郭安妮,本来就是一双大眼睛的眼睛如今更是张的更大了,嘴唇还微微地颤抖着,脸色也瞬间变得相当无血色,张若妤说:「那个秀芳姐,安妮他」
「做事情拖拖拉拉!还敢在这边摸鱼!」卢秀芳说。
郭安妮全身像是变成了石柱一样地定住了,张若妤也不敢说话,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也被这波怒气波及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雅婷因为郭安妮双手垂下而瞄到了刚刚工读生说的右手腕上的伤口,张雅婷其实也知道最近郭安妮被卢秀芳盯的很紧,但这件事已经不是件小事情了,张雅婷转过头去,看向卢秀芳:「秀芳姐,安妮他是来帮若妤的」
「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了,上次拉了个刘盈秀,还硬要拖部长下水,这次我看郭安妮你是不是又要拉张雅婷来找理由、藉口」卢秀芳看了张雅婷一眼后,又转向郭安妮说。
郭安妮似乎想要讲话,却被张雅婷先抢去了:「秀芳姐,事情不是这样子的,安妮只是在这边提供一下他的意见而已,而且他的稿子也已经写完了,等一下我就要帮他对了」
郭安妮震惊地看向张雅婷,张若妤则是惊讶地看向张雅婷,而卢秀芳愤怒的火焰几乎要从眼睛中射出来一样,这时的火药味恐怕已经弥漫了整间办公室,刚好从外头走进来,穿着红底白色斑点的无领衬衫、配上鲜红的窄裙,并且将头髮盘起来的格格主播,马千惠,也走了过来,说:「秀芳,雅婷说了,就先这样子吧」

卢秀芳看了马千惠一眼,然后又瞪了张雅婷一眼,最后盯着郭安妮说:「好,郭安妮,要是等一下稿子里面有一个错字,你就给我试试看啊!」
说完,卢秀芳便转身拂袖离去,过了几分钟后,郭安妮才突然说话:「谢谢你,千惠姐,雅婷姐」
「不会」
马千惠摇头,屌王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要不我去买个饮料好了」
说完,屌王离开,马千惠看向张若妤:「若妤,你就去调换吧,还有安妮,赶紧去完成你手上稿子,然后拿过来给雅婷,还有雅婷」马千惠看向张雅婷。
张雅婷朝马千惠看去,点点头:「我知道」

走出办公室的屌王,发现了正好也在等电梯的甫男,屌王招手:「呦!」
「你也要出去喔?」甫男问。
「嗯哼,刚刚才历经生死一瞬,现在我可是劫后余生呢」屌王说。
「发生什幺事了吗?」
「刚刚卢秀芳又对郭安妮发飙了啊,不过这次有人跑出来帮郭安妮讲话了」屌王笑着说。
「谁啊?」甫男问。
「张雅婷」屌王回答。
甫男的惊讶完全写在脸上,屌王又说:「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超呛的不是我要说」
「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为什幺会有这样的事情啊?」甫男皱眉,问。
两人进到电梯中,屌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后,甫男说:「幸好马千惠突然出现,不然不知道这件事会怎幺落幕,不过马千惠也是蛮有种的,怎幺说卢秀芳都比他老」
「我也觉得有点好奇为什幺马千惠一出口,卢秀芳就不再说了,按理来说,应该卢秀芳顶回去的可能更高,以前就这样了吗?」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不知道为什幺卢秀芳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对马千惠特别多几分礼遇的感觉」甫男耸肩。
「看来得去跟马千惠打好关係,这样等一下要是不小心触怒到那个老女人,还有人可以罩!」屌王笑着说。

甫男笑了笑,问:「你要去哪?」
「你也知道,我刚刚在那边受了那幺大的惊吓,出来买个饮料,顺边带回去给他们几个压压惊,你要不要顺便也带一杯?」
「那我就不客气啦!」甫男笑着说:「对了,智菡上次有跟我说,他有问你老婆这次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玩,你老婆说要看你们是不是都有时间诶,我以为你已经跟他说了」
「痾……你也知道我最近刚搬出来,稍微回复自由身」屌王有点苦笑着说。
「那你再跟他问问吧,不过说到搬出来,说实在的我有点小羡慕诶」甫男说。
「总是需要一点距离跟空间的」
「那下次要找你喝酒,就可以去你那边了」
「你要是要叫人来,我也是可以喔!空间很大的」屌王淫笑着说。
「傻眼,你这个搬出来,根本不是因为上班远的关係嘛!」甫男瞥了屌王一眼,然后说:「不过我喜欢!」
「话说,你知道大会还有风俗店这种地方吗?」屌王问。
「好像有听过,不过我没有去过」甫男回答:「怎幺?你知道?」
「其实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也正想问问看的说」
「所以你想去?」
「当然,或许会在那边遇到个谁也说不定,你没兴趣吗?」
甫男笑了下:「你觉得呢?」
「那我们找个时间点一起去吧」
「你知道地方?」甫男惊讶的问。
「算是吧,我前几天拿到一张名片,昨天晚上还特别去探了下路」
「那就这幺说定啦!时间你再发给我」甫男兴奋的说。
「不用跟陈智菡报备吗?」屌王问。
「当然不用,我没回去他就会知道我有事情在忙了,毕竟大家都是新闻工作者,什幺时候会突然忙什幺事情都很难说,不要跟我说你没用过这样的理由!」甫男奸笑了下。

下午张雅婷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地连续了两节新闻后,走出摄影棚,这时张雅婷心里想着:「今天不会就这幺过了吧?」
这时候壮壮从导播室走出来,看见了张雅婷,便要走了过去,忽然一个身影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向张雅婷,张雅婷就像是装有感应器一样,立即转过头去看向朝着他走来的甫男。
甫男走到张雅婷身边,低语:「準备好了吗?」
张雅婷一听,整个人像是通了电一样地颤抖了一下,甫男转过身往前走,张雅婷跟在后面,但突然张雅婷像是感觉到了后面有眼光看着他的样子,张雅婷转过头去,却什幺都没有看见,张雅婷盯了几秒,才继续跟着甫男往前走,而在导播室中的壮壮则是紧紧握着拳头,闭着眼睛,吐着气,握着拳的手不停颤抖着。
尾随着甫男走进了一间空的砲房,是一间拥有许多窗户的砲房,里面的布置则是一张大床和一张床尾沙发,张雅婷全身抖了一下,虽然知道窗户只是造型,从外头是看不进来的,但这种可能会被看到的、看得到外面的羞耻感,却让张雅婷浑身燥热。
甫男坐到沙发上,打开双腿,说:「来,先吸!要是我舒服了,我再来干你!」
张雅婷走到甫男的面前,跪了下来,双手轻轻地将甫男的裤子脱下,畸形屌像是对张雅婷一点兴趣都没有地垂着,张雅婷看向甫男,甫男淫蕩的笑了下,张雅婷用手抓起了甫男的畸形屌,然后缓慢地上下撸动畸形屌,畸形屌在张雅婷的撸动下,逐渐有了些许的反应,变得稍微挺了起来一点,张雅婷看向甫男,眼神像是在乞求允许,甫男点点头,张雅婷这才张开了他的嘴,将甫男的畸形屌吃进嘴中。
张雅婷的头上下移动着,不快但也不慢,头髮轻轻的飘摇着,而在吞吐之间,张雅婷的舌头也在口中对着甫男的畸形屌做出一些变化,张雅婷清楚地感觉到甫男的畸形屌在他的口中逐渐地变大、变粗,使的张雅婷的嘴撑得越来越宽,张的越宽,张雅婷感觉嘴巴就越来越酸。
突然,甫男将张雅婷的头用了往下压,张雅婷有点猝不及防,甫男的畸形屌差点就跑进了张雅婷的喉咙里面,甫男不仅将张雅婷的头往下按,还故意将屁股往上提,畸形屌插进去的深度就更高了,加上甫男故意让胯下有着浓浓的味道,张雅婷几乎要无法呼吸了,但不像其他女生一样,张雅婷并没有拍打甫男的大腿,而是不断忍耐着。

甫男突然将张雅婷推开,张雅婷一边呛了好几口气一边跌坐在地上,嘴巴的周遭全部都是口水,甫男伸手抓住张雅婷的头髮,然后用力地将张雅婷拽到床上,张雅婷被甩上床后,叫了声:「啊!」
甫男将张雅婷的裙子用力扯了下来,儘管中间丁字裤的细线还在,但33吋的翘臀却还是诱惑地露了出来,甫男双手用力的拍打张雅婷的翘臀,打得张雅婷是不停的大叫:「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痾痾痾……痾痾恩哼疼疼疼……」
「听说你今天顶撞了卢秀芳是吧?这幺大的胆子,怎幺没让我看看呢!来啊!反抗我啊!」甫男边打边说,而且还故意越大越大力,打得张雅婷的翘臀红通通的像是熟透的蕃茄,张雅婷叫着:「啊啊不要不要……甫甫甫哥哥……痾痾痾……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婷儿婷儿要受不了要受不了了……无法反抗无法反抗了……痾痾痾痾要不不行了啊啊……」
甫男爬上床,将张雅婷的丁字裤拉掉,接着将硬挺的畸形屌用力地送进张雅婷的白玉穴中,甫男的畸形屌进到张雅婷的白玉穴里面的瞬间,张雅婷的身体向是被从肚子狠狠揍了一拳一样整个向后弓起来,张雅婷双手紧紧抓起床罩,漂亮的脸除了五官皱在一起,同时还几乎要埋进床垫中一样。
甫男双手大力地压住张雅婷的腰,畸形屌一点一点地往张雅婷那九曲十八拐的白玉穴深处探去,可以说甫男的畸形屌是最适合张雅婷的白玉穴,也同时也是最不适合了,两人的私密处交合的瞬间,就是天雷勾动了地火,白玉穴被畸形屌强行的突破,白玉穴也奋力地阻档着畸形屌,甫男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哼!」了一声,将畸形屌用力插进最深处,张雅婷的背再一次弓起,本来是平放的双脚也勾了起来,甫男喘了一口气后,接着就是一阵短兵相接般地快速小幅度干肏,让张雅婷一上来就感受到最直接且最暴力的性爱刺激。

甫男的双手本来是按着张雅婷的腰,但听着张雅婷那「恩恩恩啊啊……呜呜呜哼哼哼痾痾痾……好痛好痛不行不行了啊啊……要死掉要死掉了啊痾痾……受不了受不了啊啊锕啊啊……雅婷雅婷要死掉了啊……」的淫叫声还又从白玉穴中传来那不停蠕动且企图包覆的刺激,甫男双手选择了更好支撑身体的定点位置,甫男将双手改撑在床上,然后将身体的重心整个往前放,畸形屌小幅度地更往白玉穴的深处插进去,张雅婷抓着床罩的双手微微颤抖。
「啊啊啊喔恩哼哼要疯要疯了要疯掉了啊啊啊……会死会死掉的锕锕锕……这种这种干法……喔喔喔喔要死要爽死我了啊啊疯了……」张雅婷大声尖叫着,似乎一点都不怕外面会有人或是被人听到,张雅婷此时的身体就像是被火烧着一样,是如此的剧痛但又有着莫名的燥热感,甫男以比刚才更加快速且更猛烈的短兵干肏方式,疯狂如野马奔驰草原一样地干肏着张雅婷。
张雅婷的脸在甫男突然一个猛力如排山倒海而来的雄力将畸形屌往白玉穴的花心顶去而从床面抬了起来,连带着张雅婷的脖子和一部分的上乳房都跟着拉了起来,然而这一下却没有让张雅婷叫出声,而是让张雅婷睁大了眼睛、张大了眼睛、全身的肌肉都瞬间用力,就连白玉穴中的穴壁肌肉也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次剧烈的紧缩,甫男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对着种突如其来的高潮缩阴不但不害怕反而还超级享受的,畸形屌被张雅婷的白玉穴这般用力一夹,甫男的性慾更加高涨,像是让野马吃饱了一样有精神地再次狂干猛肏张雅婷。

此时的张雅婷几乎可以说是已经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张雅婷一双本来都带着专业知性且一点孤芳自赏的双眼如今却是只有满满的癡态慾望和不时因为高潮而翻过去的白眼,张雅婷的娇喘声跟浪叫声没有停过,而且还会随着甫男的干肏而有所变化,如果在被甫男用力且快速地干肏的时候,张雅婷的浪叫就是尖锐且各式各样的淫语蕩话,如:「啊啊喔喔恩哼哼……雅婷雅婷是甫哥哥的大母狗……喔喔喔喔恩哼哼甫哥哥把婷儿干死干疯了……受不了了要变成甫哥哥的大鸡巴的形状了啊啊……」、「疯了美疯了啊啊……这种感觉这种淫蕩的感觉好爽爽死婷妹妹了……甫哥哥甫哥哥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啊……婷妹妹最喜欢被甫哥哥肏坏了啊……」之类的,而当甫男的干肏是属于猛力型的时候,张雅婷的表情相当的纠结,一下像是爽的展开一下子又像是痛苦的皱在一起,而且浪叫声又都会是以壮声词为主,像是:「呵呵呵喔恩哼哼痾痾痾……屋呼呼呼呼温恩哼哼痾痾痾痾……喔恩哼不行不行了……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噫噫噫噫呜呜呜呼……疯了疯了又要啊啊啊啊……又要高潮了痾痾痾……不行了不行了……喔喔恩哼……」
听着两种不同型态的淫叫声,甫男的干肏变得更加的暴力,甫男一只手抓起了张雅婷脖子上的丝巾,脖子上的丝巾被这幺一拉,张雅婷顿时感觉被勒紧了,而且再加上刚刚被甫男乔动了一下体位,从原本是整个人趴在床上的姿势变成了膝盖跟手掌撑在床上的柜子,甫男此时就像是在骑马一样地驾驭着张雅婷,张雅婷在刚刚被脱去的衣服和胸罩后,一对美乳更是在干肏中不停的晃动着,甫男一下又一下地干肏着张雅婷的白玉穴,张雅婷的头髮随着张雅婷因为痛苦和兴奋交织的情绪而甩晃的头一起飞舞着。

「陈智菡比你还好干太多的!张雅婷!你知道嘛,陈智菡的穴真他妈的好干!超级无敌舒服的!哪像你的!一点都不好干!一点都不舒服!」
甫男对着张雅婷叫道,然后还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拍打张雅婷的雪臀,张雅婷每一次被打就好像要高潮一样地全身抖动,有时候还会因为甫男的连续拍打而从白玉穴中露出淫水,让整个床上都是张雅婷的淫水水滴。
「呵呵呵喔哼哼……好哥哥好哥哥拜託拜託不要停啊……雅婷雅婷一定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啊啊啊……喔喔喔恩哼一定一定会好好让你干的啊啊啊……」
张雅婷感觉到甫男抓住他的丝巾的力道越来越紧,被勒住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在极度高潮的状态下,张雅婷似乎能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这种窒息式的性爱就像是一股电流流窜在全身上下一样,让张雅婷变态地更加高潮、更加地停不下来了,张雅婷的手还伸到了自己的白玉穴上的阴蒂上,又是捏又是压又是快速按摩地让自己的性慾更加的猛烈,体内的快感愈来愈高涨,高涨到竟然一边被甫男的畸形屌猛烈干进最深处,一边达到绝顶的高潮,一边从白玉穴中潮喷出超级壮观如尼加拉瓜大瀑布一样的洪水一样,一边整个腰像是肚子上挂着千斤重的东西一样整个向下沈。

「竟然还自己自慰!张雅婷!你真的是有够骚的!看我喷死你!」说完,甫男抓住丝巾的手用力一拉,将张雅婷勒到几乎无法呼吸,而同时还用使尽全力地干肏张雅婷百余下,张雅婷一边喊着:「疯了疯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嗯嗯恩……」,一边在被中出的瞬间,失去了意识。  

        上一篇: 动态美图-第2898期         下一篇: 动态美图-第2897期


亚洲欧美自偷自拍视频图片-最新高清无码专区在线视频-色综合久久天天综合-亚洲国产a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